北京青年报:香港内地药价差一万究竟差在哪?

| | 0 Comments

  比来,因价钱等因素,很多
内陆人开始到香港购买药品。香港西环一家大药房的老板告诉记者,一天销售额有10万港元,此中内陆人约占一半。在香港铜锣湾骆克道一家大药房,内陆来的旅客郑师长想为朋友购买一种治疗乳腺癌的药品――赫赛汀。赫赛汀在内陆多数省分
并未纳入医保目次,属于患者自费药。药房售货员报出的价钱是港币23000元(约合人民币18400元)。售货员还拿出一本小册子,上边标明了内陆的售价,“同样规格的赫赛汀,内陆卖人民币25000元。”郑师长说。虽然比内陆便宜6000多元人民币,郑师长还是货比三家,发觉西环德辅道一家药店报价只有18500港币(约合人民币14800元)。(相关报道见B9版)

  同一种药,香港药房居然比北京病院便宜了近万元,比拟去香港辛辛苦苦的背奶粉,看往来来往香港买药才是省钱“王道”。至于香港的药为什么会比内陆便宜这么多,缘由似乎也是地球人都知道,被以药养医推高的内陆药价,不贵才怪。

  从“去香港买奶粉”到“去香港买药”,香港这颗东方之珠,看来不仅是各处黄金的金融之都,更是各处便宜货的购物天堂。现实上,内陆游客赴港游,名义上是去观光游玩,实质上却越来越被购物乃至扫货所取代。因为同类商品与内陆市场上具有明显的价差,对内陆客而言,多买等于多赚,随便买几样,甚至连往返机票和住宿费都赚回来了,香港日渐成为内陆客的购物胜地,也就其实不不测了。

  不过,如果说“去香港买奶粉”,多少与国产奶粉不争气有关,香港奶粉的价钱优势更是让内陆客趋之若鹜。但“去香港买药”,是不是全然为“以药养医”所逼,还不能过于想当然。现实上,“以药养医”推高的只能是病院的药价,既然如此,拿香港药房与北京病院的药价对照,固然不难得出这一地球人都知道的结论,但真要比价,切实更应药房与药房比,那末
,按理来说,海内药房的药价,总该与“以药养医”无关,是不是在价钱上就可以与香港药房的药价比拟拟了呢?真若如此的话,香港药房恐怕不会吸收到约占一般的内陆客。

  可见,香港药房的价钱比拟海内药房仍有价钱优势,切实才是内陆客去香港买药的真正缘由。即使“以药养医”招致内陆病院药价偏高是不争的现实,但海内药房无需养医,何以价钱仍然高于香港,或许才更需反思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“去香港买药”,与“去香港扫货”倒是并无本质的不同。正如香港病院配药师学会会长所说,香港药价便宜,得益于药厂到患者之间极为精简的销售链,没有中间盘剥。而上述药企的负责人同样坦陈,香港实行免税,药价差距主要缘由是税率。换言之,税收、中间环节的成本被压到极致,才是香港药价竞争力的根源所在。

  当然,如果就此认为“去香港买药”与“去香港买奶粉”之间没有任何不同,都不过是“钱往价低处流”所招致的正常经济现象,也多少疏忽了二者之间本该具有的差距。现实上,比拟定价市场化的奶粉,关乎安康乃至性命的药品,其价钱形成机制与之其实不全然一致。如果说对一般商品的关税不必过量
质疑的话,那末
,人命关天的药品,其关税和
中间环节的成本,明显
不应任由市场放大,将其压缩到极致才符合常识,而这恰恰需要当局在税收政策和
对药品畅通流畅环节的监管来兑现。

  从这个角度来看,“去香港买药” 切实还不能被简单地视作“去香港买奶粉”的新版本,除了“以药养医”机制亟待改变之外,如何降低内陆药品承担的税负和
畅通流畅环节成本,或许才更亟待反思。

  吴江(江苏 职员)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mizeudora.com